首頁 > 新聞資訊 > 鞍山新聞 > 正文

【有故事的古樹】古銀杏樹 藏著鞍山最美的秋天

摘要: 一個城市有樹木與一代一代人相伴,卻比人的生存更為長久。一個城市因綠樹成蔭而顯得生機勃勃。在鞍山,遍布著許許多多的老樹,它們與城市同生共息,見證著城市的繁榮與滄桑。在它們身上,你可以讀取舊時光,亦可以看到新雨露。它們就是這樣,默默地守護在城市的一角,以其蒼勁古樸的姿態,成為城市光陰最生動的注腳。鞍山人是如何去保護這些古樹名木?這些古樹背后都有哪些精彩故事?從本期開始,請收下這份鞍山古樹分布圖。

秋意濃,銀杏黃。當鞍山這座城市迎來最美的季節,在千山風景區的無量觀里,古老的房子,古老的銀杏樹,組成了一幅美麗畫卷。

“似與名山爭萬古,參天銀杏兩株高”。這是千山風景區無量觀里的兩株銀杏樹留給游客的景象。這兩棵雌雄銀杏樹流傳、見證著無量觀在千山傳道的歷史和變遷。

穿越億萬年的相遇

銀杏,作為孑遺植物的一種,起源于新生代第三紀,大部分同時期的植物已經因為地質、氣候的變化而滅絕。銀杏保留了其遠古祖先的原始形狀并存活下來,因此有“活化石”的美稱。嚴格說起來,銀杏比恐龍古老,歷經幾億年容貌未改。

生態森林資源處掛牌的資料顯示,無量觀的雌銀杏樹高17米,胸徑72.5厘米。雄銀杏樹高16米,胸徑104厘米。這兩株銀杏樹都為國家二級古樹,樹齡已達到五百歲。五百年來,這兩株古老的銀杏樹,歷經風風雨雨,保持著頑強的生命力。其冠如華蓋,繁蔭滿院,陽春開花,金秋獻實,枝繁葉茂,生機盎然,年復一年,生生不息。說到結果,也是十分奇怪,雌雄兩株在無量觀內并不相鄰,僅僅通過蟲媒、風媒授粉,年年結果,并有果實落地長成小樹。

千山風景區林業專家王忠鈺告訴記者,無量觀的銀杏樹之所以能長壽不衰,除了銀杏自身頑強的抗逆性和抗蟲害外,還有千山優越的自然條件保護了這大自然的古老遺物。

downLoad-20191105081025

南方樹種北方成材

中國林學會資料顯示,我國銀杏樹主要分布在江蘇、山東、四川、河北、湖北、河南等地。早在四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就把野生的銀杏樹經引種馴化為人工栽培的銀杏樹。在商周時期,銀杏在長江流域各地均有種植,到隋唐時,銀杏已遍布中原,常聳立于廟宇禪院之中,氣勢磅礴,雄偉壯觀。

銀杏的家鄉在長江以南的地區,根據千山景區普查的結果來看,凡是有百年以上樹齡的銀杏樹附近,在歷史上都曾建有寺廟道觀。由于戰火或歷史變遷,有些古建早已不復存在,而銀杏樹在目睹一切歷史變遷之后,仍頑強地生長著。

無量觀的銀杏,據說是千山道教開山祖師劉太琳的杰作,也是道教在千山安家落戶的初始見證。根據1989年出版的《千山志》和2002年出版的《千華山志》記載,劉太琳為明清之際道士,出生于明崇禎元年(1628年),河北省臨榆縣人,清康熙二年(1663年)于遼寧省本溪縣鐵剎山八寶云光洞出家,拜郭守真為師。

清康熙五年(1666年),劉太琳與王太祥奉師命到千山布道,潛居于原屬祖越寺的羅漢洞,苦修十余年。于康熙十七年(1678年)創修無量觀。王太祥亦于同年創修玄真觀,為無量觀下院。

當年在建無量觀時,劉太琳專門前往武當山,在武當山看見參天巨木挺拔十丈高,遮天蔽日,氣宇軒昂,而樹木葉子似綠黃色的鴨腳,更似綠黃色扇子。劉太琳一眼就看中這種生命力極強,壽命極長的樹種。于是劉太琳從師傅那里取來種子,在道觀附近撒播,卻只有這二株存活。

據無量觀的道士描述,上山的游客一直把銀杏奉作神樹。每至秋季,雌樹白果滿枝,雖然白果有祛疾止咳、活血化淤等功效,但人們都不會直接從樹上采,等果實成熟自然脫落后才撿回家。深秋時節,樹葉飄落,樹下的地面和周邊房屋屋頂都被覆蓋上厚厚的一層黃葉,十分壯觀。

downLoad-20191105081029

自然崇拜以樹為尊

千山地區的人們崇拜自然,認為山水植物都有生命,崇拜“壽而康”的銀杏,更是原始先民自然崇拜的直接反映。對銀杏樹的崇拜也與道教“天人合一”的自然觀,“清靜無為”的處世觀有著關系。銀杏的挺拔直立的樹形,頑強的生命力,以及樹齡長等,都將原始樹崇拜中的神木形象具象化起來。

相傳,在這片地區,銀杏古樹世世代代守護著群山和百姓的家園,上了年紀的古樹早已幻化為神靈,時刻庇佑著子孫,附近村民常來此祭祀,以求得到蔭庇。吵架拌嘴的情侶會在銀杏樹下和解,相親結婚前也像董永與七仙女一樣多在樹下定情,老人做壽也會向銀杏敬酒。附近居民和游客從不傷害銀杏樹,也禁止對銀杏樹不敬。即便遇到枯枝朽木,人們也不會把它帶回家當作薪材隨便燒掉,哪怕是落葉,他們也撿拾回家,用水煎熬成膏。若誰家小孩體弱多病,民間慣常的做法是擇吉日到銀杏樹前祭拜,期盼逢兇化吉,消災解難。百姓通過這種方式,希望銀杏繁榮強大的生命力能傳遞給小孩,使之像樹一樣茁壯成長。

銀杏古樹不再單單是一棵樹。也許是五百年前的兩粒種子、兩棵樹苗,歷經風吹日曬雨淋,終成了我們如今看到的模樣,成為了大自然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承載著這片土地的歷史與文化,和我們血脈相連。

全媒體記者 王尤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
責任編輯:韓簫陽
排球比分有封顶吗